曾菲菲:最美女孩柔弱肩膀扛起一个家
2016-06-21 编辑:江评 来源:经济导报江西频道

人物档案:

 

曾菲菲,1996年出生,江西省峡江县水边镇沂溪村人,现就读于吉安职业技术学院。2008年,父亲患癌症去世,留下了年逾八旬的奶奶、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母亲、患偏执性精神分裂症的妹妹和年幼的弟弟,还有因治病欠下的债务。面对生活的艰难,菲菲选择了勇敢,选择了坚强,她乐观面对生活给予的一切,承担起照顾年迈的奶奶、病残的母亲和年弱的弟弟妹妹的责任。她一边开荒种地卖菜养家糊口,一边照料家人坚持上学,用柔弱的肩膀挑起了一个五口之家。她的事迹感染了身边人,成为人们心目中的“最美女孩”。2014年12月当选“中国好人”,2015年获江西省“五四青年”奖章、江西省道德模范、第三届感动吉安人物。 

 

为稻田打药

 

开荒种菜养活家人

 

从小学开始,曾菲菲就学会了种地、打药、施肥……许多农村男青年都不会干的农活她会干;她会开荒、种菜、卖菜……许多农村妇女都干不好的事她内行;她每天要做饭、洗衣服、忙家务,还得按时上学……在同学的眼中,她是坚强和能干的代名词。

 

虽然母亲自幼患脑膜炎,生活都难自理,但菲菲有个能干的父亲。一个人撑起家里家外两重天,虽然日子过得不富裕,但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 

2006父亲查出患了癌症,他瞒着家人没有就医。母亲思维意识不清,更别谈关心人。奶奶年世已高,眼花耳背。而菲菲姐弟3人当时还小,根本不懂事。就这样,直至父亲体内的癌细胞扩散到晚期,已动弹不得了,才不得不到医院去。向亲戚借,卖猪牛凑……父亲治病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。最终,欠了一屁股债后撒手人寰,父亲撇下了一老一残加3个小孩的家,那一年,菲菲小学还没毕业。

 

父亲去世,家里的顶梁柱轰然坍塌。今后怎么办?作为长女,菲菲曾想过辍学跟村里人外出打工,但对学习的渴望以及对家人的不舍,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她决定继续上学,同时用自己的双手养活一家人。

 

菲菲家里有2亩水田,每年收种的粮食,只够一家人的口粮。母亲智障,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活。以前,主要靠父亲外出打零工挣一点家用。家境的贫寒,让菲菲从小就乖巧懂事,生活上从不和同龄人攀比。6岁起,她就开始帮家里做农活,并逐渐承担起了所有的家务。

 

父亲去世后,菲菲在奶奶的带领下,婆孙俩到处开荒种菜。如今,她家已有大大小小10多块菜地,分布在村庄附近的每个角落,总面积近2亩。“这些菜地,都是一锄头一锄头开出来的。”菲菲奶奶心疼地说:“手上的血泡起了又破,破了又起,真难为了这孩子呀!”冬天,双手生满冻疮,她从没叫过一句痛;夏天,被太阳晒得脸上脱皮,她也没有因此放下手中的锄头。

 

在奶奶的指导下,菲菲学得一手种菜的本领,什么时候种什么菜,什么病害用什么药,她都能应付过来。“花生、玉米、红薯、韭菜、辣椒、马玲薯、空心菜……这些都是些比较简单好种的菜,每年摘菜卖,少的时候可卖一、二千元,最多时候可卖三千多元,有时卖完了菜,就换点肉,有时候也给弟弟买几本课外书……”谈到种菜卖菜,菲菲如数家珍。谈到家中伙食,菲菲说一年到头很少吃肉,家中养的2只老母鸡下的蛋,她们不会吃,要拿到市场上去换钱。

 

为了解决家人的口粮问题,菲菲还坚持种了2亩水稻,浸种谷请亲戚帮忙,耕田就用自己的劳工与邻家换,但抛秧、打药、下肥都是自己,每年的收成也够一家人口粮。聊到种地,菲菲简直就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农:“以前没钱去买肥料,每亩就打几百斤谷子;为增产我平时多捡些家肥倒到地里,肥料下得合适时,每亩可打1000多斤,去年晚稻亩产就达1200多斤……”她的滔滔不绝让人既惊讶又心酸。 

 

上学养家两兼顾

 

在家乡读书期间,菲菲每天早上4点多就起床,和奶奶一道把蔬菜挑到菜市场卖。然后匆匆赶回家,为家人做好早餐,等家人吃完,把碗锅都洗了,便带上弟弟妹妹赶到学校读书。中午、下午放学,她又急匆匆赶回家,除了做饭、洗衣服外,有时要到菜地里去整地、施肥;有时要把第二天要卖的菜摘好、整理好后,才有时间写作业,辅导弟弟妹妹做作业,每天都要忙到深夜10点,才能安心睡觉。每当双休或节假日,她便会待在菜市场,直到把菜卖完。

 

菲菲家离学校不到500米,每天上学放学,却总是脚步匆匆。“除了上课,她在学校待的时间很少。”班主任周梅生说,“我们都知道,家里有太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做。”菲菲的成绩在班上处于中上游。因为早起晚睡收菜卖菜,上课的时候她常打瞌睡。但老师们都理解她。“孩子这么懂事,心疼还来不及,怎么忍心责备?” 

 

一根扁担挑起一个家。
 

在水边镇菜市场,菲菲有固定的半个摊位。那是好心的曾大妈让给她的,一个摊位一年要交600元钱,菲菲租不起,一直在别人的摊位边上“蹭”。曾大妈见小女孩可怜,在自己的摊位上划出一半给她用。菲菲是个感恩的人,没事的时候,便帮别人做点事,剥豆子,拆韭菜……久了,菜场的叔叔阿姨们渐渐喜欢上这个瘦弱爱笑的女孩。知道她家的情况后,大家经常把熟客介绍给她,好让她早点回到学校上学。

 

种菜卖菜,都是辛苦的事情。最多的一天,卖了70元钱,这是曾菲菲最高兴的一天,最少的一天,只卖了1元;有时行情不好,她还把菜挑到离水边镇5公里远的县城市场去。就在那里,她结识了好心人吴伯伯。

 

2012年国庆,时任峡江县政协副主席吴拥宪在菜市场买菜,知道了她的事情,非常感动,当即塞给她1000元钱,鼓励她好好学习。后来,吴伯伯还为她送学费,送生活用品。2013年5月,吴拥宪还联系熟悉的当地企业家,对她进行了帮扶。

 

“感谢周围的好心人对我的帮助,我一定会努力学习,努力照顾好家人,不辜负大家对我的厚爱。”菲菲是个懂事的孩子,周围的人对她的帮助,她都记在心里。周老师说,菲菲平时花钱很紧,从没见她买一件新衣服,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别人送的。但是每次学校组织向灾区捐款,她都会踊跃参加。她说:“别人捐的是父母的钱,我捐我自己双手挣来的,虽然少,但我觉得更有意义。

 

辛酸苦辣藏心里

 

周五四点半放学,回到家,到菜园采摘包菜,一担包菜足有30公斤,一肩挑到家里没有歇一下;洗完包菜,她又到另一个菜园里割韭菜;天色尚早,又拿起锄头到第三个菜园为毛豆苗锄草;等回家时,天已经大黑。开始做晚饭……

 

周六凌晨三点半,起床到菜园里割空心菜,再把昨天采摘好的蔬菜一起挑到菜市场;中午十一点钟,菜终于卖完,赶回家,做午饭,洗衣服,把家里收拾干净;下午和妹妹一起到村里车间串灯泡赚点小钱,串完灯泡还将数字登记在小本子上,然后再去摘菜。

 

周日凌晨起床,卖菜,下午为田里庄稼打药,回家做作业,六点钟赶到学校上晚自习……

 

脚步匆匆,双休日就这样过了。菲菲说,每个礼拜都是这样过的。

 

虽然每天忙碌不停,但在菲菲家那有着上百年破旧的砖木房里,一张小圆桌,四条凳子,一个灶台,加上一些农具……家中没有一件值钱的物品,却收拾得整洁有序。

 

在菜市场里卖菜的时候,菲菲还要与人讨价还价,与人争斤夺两,因为她要养家,因为她要上学,因为这个19岁的女孩要挑起了总年龄达170多岁的家。

 

在菲菲的身上,经历了太多常人所不知道的苦难,没有父亲强健的臂弯,没有母亲温暖的怀抱。多年来,曾菲菲几乎未曾感受过寻常家庭的欢乐,八旬的奶奶,残疾的妈妈,以及年幼的弟弟和妹妹,身上的担子,足以让一个成年男人喘不过气来,但苦难没有磨灭她的毅志,反而激发了她对生活的热爱,对美好未来的追求。

 

母亲神智不是很清楚,做不了事,还时常添乱。有一年夏天,菜园里100多棵早辣椒苗长势正好,眼瞅着就要挂果了,菲菲还指望着卖个好价钱。一天下午,妈妈不顾家人的劝阻,独自来到菜园给辣椒除草。第二天早上,菲菲来到菜园一看,她傻眼了:辣椒苗垄已经被“除”得干干净净,100多株辣椒苗连杂草一块被堆放在园头。在菜园里痛哭了一场后回到家里,她并没有责怪母亲。“我知道,妈妈也是想帮我,只是好心做坏了事。”菲菲说。之后,她带着妹妹和弟弟来到菜园里,默默地补种上辣椒秧苗。

 

命运多舛自强不息

 

菲菲的事迹被各界媒体报道之后,引起强烈反响。大家纷纷伸出援助之手,帮助她度过难关。她也先后荣获了很多荣誉:吉安市道德模范、感动吉安人物,江西省五四青年奖,中国好人榜上榜好人……

 

2013年,曾菲菲考入峡江县职业中专就读计算机班。和以往一样,她用心学习,努力种菜。班主任吴丹告诉我们,菲菲在学校表现非常好,学习成绩始终保持前十名。她性格阳光,和同学老师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。她在文体方面表现尤为突出,曾多次代表学校参加市里的比赛获奖。随着弟弟妹妹的长大,也能帮上一点养家的忙。生活似乎不断地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 

但是命运似乎还要考验这个苦命的小女孩。2014年4月,马上就要参加中考的妹妹曾园园突然之间变得行为古怪,胡言乱语。在亲戚的帮助下,她将妹妹送到吉安市第三人民医院,医生诊断为偏执性精神分裂症。这无疑给这个不幸的家庭雪上加霜。在吉安市红十字会的帮助下,妹妹在第三人民医院住下了。但是后续的治疗费用,家里的生活,令菲菲觉得喘不过气来。妹妹在医院的一切费用,都由几位姑姑承担着。

 

每次来到医院,看到妹妹木讷的表情,曾菲菲都心如刀割。“我要想办法,把妹妹的病治好来!天无绝人之路,总能熬过去的。”菲菲脸上坚毅的表情,让人由然生起一股敬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