参军报国,谱写血色青春——记抗美援朝老兵方生来

2024-04-19编辑:习妍 来源:香港经济导报华东频道 浏览量:54908

方生来,1933年出生于江西省上饶市广信区尊桥乡恩山村一户穷苦农民家庭。他曾在朝鲜参加过鱼隐山保卫战、鱼隐山坑道防御战和桥岩山战斗,并在桥岩山战斗中立下三等功。


图片1.png


1950年17岁的方生来参军入伍,经过三个月的集训,聪明好学的他很快就熟练掌握了各种枪械及手榴弹的使用方法,并成了一名机枪手。1951元月,他和战友们雄赳赳气昂昂地唱着《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》跨过了鸭绿江,投身到凶险万分的朝鲜战场。10月,方生来所在的部队驻守在文登川西北最高点鱼隐山上,开始了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13天的激烈战斗,最终经过浴血奋战,打退了联合国军对文登川的猛攻。之后,方生来所在部队在文登川至北,汉江约25公里的正面又开始了长期的坑道防御战。坑道防御战最大的问题就是缺水,冬天还能随手抓把雪解渴,夏天就只能靠后勤运送上阵地。敌军为了断掉我军的补给,专打运输人员,每回运输人员把食物与水往山上运,就会遭到敌人机关枪猛烈的扫射,一些运输人员中弹倒下,连饭带水一起滚下山去,后面的同志就拾起东西继续前进,每次都要牺牲不少运输战士,才能将东西送上山。“有时候,送上来的食物是混着沙土的,水里面掺着同志们牺牲时流的血,但是我们也要咽下去、喝下去,不然不能保存体力与敌人继续战斗,更是辜负牺牲了的同志们!”方生来说到此处,面色凝重,沉浸在回忆中,反复念叨着“那时候真是相当苦”这句话。方生来说 :“打仗不可怕,端着机关枪酣畅淋漓地打一场,大不了也就是一死,但是守山头的防御战真是难打。长期的忍饥挨饿,精神高度紧张地防着时不时猛攻上来的敌人,对战士们来说,那就是精神上的折磨和挑战。”1953年夏,我军开始在三八线附近地区对敌人展开反击,方生来随部队参加了桥岩山战斗。桥岩山上有五个碉堡,被我军攻下三个碉堡时,已经是凌晨时分,因另外两个碉堡火力凶猛,所以暂时停止了进攻,原地戒备。指导员让方生来站岗,方生来就在阵地上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,目不转睛地看向敌方。大约早上七点多钟,敌人悄悄包围上来,想要夺回被我军攻下来的山头。发现敌情本是要先报告指导员再作决定,可情形危急,敌军正快速涌向我军阵地,来不及去报告,方生来丢下手中水壶,拿起架在边上的机关枪,对着敌人不停扫射。战友们听到枪声冲了出来,和方来生一起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次反扑。没过多久,第二次反扑又上来了。不少战友陆续倒在了方生来身边,接过战友的子弹装上,机枪吐出愤怒火舌,子弹“哒哒哒”疾风似地扫向敌人……连番激战中,方生来也被手榴弹炸伤,但他强忍着钻心的疼痛,仍和战友们一起打退了敌人的第三次反扑,并一直坚守在阵地上,等待援军的到来。在方生来的立功证明书上,一段文字记录了那段岁月“在桥岩山战斗中意志坚强,机智勇敢打退了敌人三次反扑,守住了自己的阵地。”桥岩山战斗中,方生来左跨至大腿处负重伤,被送往医院救治。伤好后留下两个伴他一生的后遗症,右腿走路略跛,耳朵听力下降。1954年7月,在参加战斗的那批303位康复伤员中,有18位同志又重新返回朝鲜,投入到朝鲜战后生产和建设中,而方生来就是其中一员。


他来人间走一遭是圆满无悔的,国家有难时,他参军报国视死如归,把最好的年华奉献给了部队,在残酷的战争中书写了他永生难忘的血色青春。国家安稳后,他复员回乡安家立业,是妻子眼中的好丈夫、孩子们眼里的好父亲、是邻里乡亲眼中的好人。方生来教育子孙们一定要永远跟党走,永远听党话,做一个正直、善良、无愧于天地的人。(供稿:上饶市广信区退役军人事务局)